主页 > www.85596.com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没有禁药丑闻、没有疯狗战术和东道主红利那才是真正征服世界的俄

发布日期:2019-10-04 09:07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年世界杯,作为东道主的俄罗斯队一路过关斩将打进世界杯八强,爆了一个大冷门。要知道,世界杯开始之前,他们是32强排名倒数第二低的菜鸡。如果不是东道主红利,他们甚至不大有可能从如狼似虎的欧洲区预选赛中脱颖而出——不信?要不您去咨询一下荷兰和意大利?

  在决赛圈,俄罗斯也享受到了相当夸张的东道主红利,同组的沙特比他们排名更低,埃及的实力也非常有限(同一个小组,两支排名最低的球队聚首…)。当然无论如何,能够与西班牙、克罗地亚先后鏖战120分钟靠的肯定不是运气,俄罗斯足球在世界杯的发挥称得上惊艳。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认可他们的成绩,关于“禁药”的争论一直萦绕在俄罗斯体育头顶,在世界杯上大放异彩的切里舍夫就曾被亲爹曝光“世界杯前注射了什么东西”。

  俄罗斯队或许在2018世界杯拿到了历史上的最佳战绩,但他们绝不是最让球迷怀念的一支——往回倒十年,才是最美的,或许也是唯一可以用“美”来形容的俄罗斯足球。

  后排左起:阿金费耶夫、瓦西里-贝雷祖茨基、日尔科夫、伊格纳舍维奇、萨延科。前排左起:塞姆绍夫、基里亚诺夫、阿纽科夫、谢马克、阿尔沙文

  2008年,奥地利+瑞士联合承办了欧洲杯,俄罗斯人自然享受不到什么东道主红利。他们分在了D组,这里有西班牙、卫冕冠军希腊和伊布领衔的瑞典。虽然称不上什么死亡之组,但所有人都把俄罗斯理所当然的看成了“四号种子”。

  他们的开局确实加深了这个印象:在西班牙面前,俄罗斯人溃不成军,被揍了个4-1。当时球迷记住的是在俄罗斯面前上演帽子戏法的比利亚,而不是那个为俄罗斯打进安慰球的无名之辈,叫什么来着?哦好像是帕夫柳琴科。

  输给西班牙之后,俄罗斯人突然开窍了。他们连下两城拿下了希腊和瑞典。为他们进球的,当然又是3个无名之辈,其中的2人分别叫阿尔沙文和帕夫柳琴科——当然别忘了,他们的主教练是一个叫希丁克的男人。

  11个无名之辈就这样走到了八强,他们的对手是荷兰队。那一年的荷兰妖异之极,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在罗本范佩西全都伤痕累累的情况下,他们居然用3-0和4-1先后拿下了世界杯冠亚军意大利、法国,拿到小组第一从死亡之组中昂首出线——这里忍不住又要说一句“东道主红利”了,两家东道主瑞士、奥地利都被分到了上半区,而倒霉的俄罗斯不仅小组形势不佳,还要在小组出线之后立刻与死亡之组的第一名交手……

  不过,在俄罗斯人的精心准备下,小组赛威风八面的荷兰人突然失去了进攻灵感。面对这个由科洛京+伊格纳舍维奇组成的“高大笨”后卫组合,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荷兰人毫无办法。56分钟,出道即巅峰的帕夫柳琴科为俄罗斯先拔头筹。好在荷兰人运气不错,范尼在86分钟头球扳平比分,那几乎是他们在常规时间内唯一的机会。

  然后就来到了俄罗斯足球史上最精彩的30分钟。先是替补出场的托尔宾斯基建功,随后阿尔沙文完成了当届欧洲杯最鬼魅的跑位和射门,以及那个之后让人记忆犹新的“噤声”庆祝动作。这个巧妙绝伦的边线球战术,也体现了希丁克高水准的战术构思。

  不幸的是,最美的俄罗斯在半决赛遇上了最美的西班牙,希丁克的球队没能延续神奇,再次被西班牙3球大胜,止步于四强——忍不住说一句题外线还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解说员刘嘉远,还在解说2010年世预赛时留下了一句超经典、却少有人知的错误。他当时介绍:“俄罗斯在2008年欧洲杯的三四名决赛中与土耳其……”

  然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欧洲杯……并没有三四名决赛啊???这个还可以脑补??

  在世预赛折戟的不仅只有刘嘉远,还有这支复兴在望的俄罗斯国家队。他们几乎以原班人马出战了2010世预赛,还算顺利的拿到小组第二,在附加赛当中与相对实力较弱的斯洛文尼亚相遇。十拿九稳?

  年轻边锋比利亚莱迪诺夫很快在主场首回合的梅开二度很快证实了这一点,不过不解风情的斯洛文尼亚国脚佩奇尼克却在88分钟扳回一球,最终斯洛文尼亚在客场1-2输球。当时的希丁克脸色铁青,这位见多识广的老帅或许已经意识到这个进球的重要性了。

  次回合,斯洛文尼亚由戴迪奇建功,凭借客场进球优势淘汰俄罗斯,逆袭进入世界杯正赛。而一年前与俄罗斯颇有渊源的西班牙和荷兰,则在1年后的世界杯携手闯进决赛。只有倒霉的俄罗斯人,却没能把最美的足球带到世界舞台上。而希丁克也没有与俄罗斯足协续约,在2010年夏天合同到期之后离职,结束了这段短暂的旅程。

  在希丁克之后,俄罗斯人又走了6年弯路,相继聘请了艾德沃卡特、卡佩罗和斯卢茨基三位名帅。但没人能完成哪怕希丁克十分之一的成绩,先后黯然离职。

  从08年的俄罗斯英雄后来职业生涯的发展情况来看,俄罗斯足球的停滞似乎也不能怪艾德沃卡特、卡佩罗们无能。因为那一批所谓的“黄金一代”陨落的实在太快。

  比如他们的核心阿尔沙文,他在阿森纳留下了安菲尔德大四喜、老特拉福德世界波、主场力擒宇宙队等多个经典画面。甚至在范佩西、本特纳们受伤的时候客串过中锋,但他的阿森纳生涯也和国家队一样:高开低走,出道即巅峰。

  尽管状态江河日下,但阿尔沙文依然坚持到2个月前才正式宣布退役,在此之后,好酒贪杯的阿尔沙文还是可以用“酒后骑马”这样的噱头登上头版。

  相对来说,阿尔沙文的老搭档帕夫柳琴科则更为不幸。世界杯后,他被热刺看中,以1360万英镑的高价转投英超。不过他的进球运实在是远不如欧洲杯时期:首个联赛进球等了俩月,直到10月末才姗姗来迟。而等到09年五月份对阵曼联的比赛中,帕夫柳琴科因为不满被提前换下而一气之下直接返回了更衣室,被时任主帅老雷德纳普公开批评。

  自此之后,他就失去了老雷的信任,老雷把他当做热刺的第四中锋,在他身前的分别是:罗比-基恩、克劳奇和迪福。11-12赛季,帕夫柳琴科又与热刺一线队教练凯文-邦德在训练场大打出手,被忍无可忍的热刺高层遣送回俄罗斯。

  相对来说,倒是老实的左后卫日尔科夫在英超的生涯还算稳定——虽然同样谈不上成功,但他至少不像两位锋线队友那样热爱惹是生非和大起大落。在安切洛蒂麾下,1800万镑加盟切尔西的日尔科夫成为左后卫、左中场的轮换球员,为切尔西夺得当赛季英超冠军做出了巨大贡献。日尔科夫的生涯也非常持久,他甚至以主力身份参加了2018世界杯的2场比赛,直到对阵西班牙时因伤被换下。

  相对于其它的“黄金一代”至少能闪耀2次世界大赛,并且在俱乐部都能有这稳定的发挥,俄罗斯的这批黄金一代似乎更像是“伪黄金一代”。他们只在一次世界大赛闪耀,也没有在俄罗斯以外的欧洲主流联赛拿出稳定的发挥。

  日尔科夫、阿尔沙文、帕夫柳琴科在英超的效力时间都很短暂,但总算还有出国经历,而像阿金费耶夫、扎戈耶夫这些曾经的“妖人”,就这样把一辈子都留在了俄超联赛。在足球这方面,战斗民族的“战斗属性”似乎全都分配给了窝里横。